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耽美之绝爱 > 正文
第十七话 我要豆沙包!
作者:魔亭小屋

【流星小说网 www.lsesx.net】,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头痛头痛真的很头痛!我终于非常明白还有了解“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真正意义了!

  “哇!”扑腾!爆!

  一个惊慌声传来,再来的就是某物体的跌落声以及爆响声,大概有些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我认命的走到案发现场――厨房,进入眼前的全是意料之中的惨状,四周湿淋淋的混上一大片各种彩色粉状或油类,边上还站着一个搞得一塌糊涂看不清它到底是人是鬼还是妖的莫名“物体”。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忽然从我身后探出一个身影奇怪的问道,刚刚听见奇怪声响的他马上从楼上赶下来看看发生什么事,哪知道当他看清眼前的奇怪莫名“物体”时,我还没开口说什么,他便二话不说马上扔出个闪雷术,更把我护在身后警惕着。

  孳孳!碰!

  头皮发麻的我眼睁睁看着那闪着细雷的闪雷术,原本咂向莫名“物体”的它就这样直直的转而咂向莫名“物体”身后的洗手盆,然后再眼睁睁的看着可爱的洗手盆因为失去恶劣的控制锁,纯洁干净的水流高兴得热情奔放,把它高兴的喜悦带给在场中的每一位以及每一个角落,豪不吝啬的献出它们最真诚的祝福……

  “哼!好样的!竟然躲过了!这次看你怎么躲!”不死心的某人再次准备了第二个闪雷术以及第三个闪雷术,而莫名“物体”也因为不忿被攻击,周身充满了暗黑魔气,蓄势待发。

  “够了!全都给我该死的住手!”接受不少“祝福”的我终于受不了的暴怒道,脸上挂满十字路口的我可是气极了!要再让他们闹下去,我这小小的房子可真是要风化了!

  ……

  “你们!是不是在这儿活腻了想回去?啊?”回到客厅超级不爽的我坐在客厅主席沙发椅上冷冷质问道,完全无视眼前那俩只惭愧低下头认错的模样,哼哼!想我心软酱就放过你们?没门!这次差点毁了我房子呢!

  “还……还不都是莫洛利夫这家伙嘛……好端端的干嘛装成那副丑模样啊!搞得我还以为你被袭击了,所以就……就这样了……!”这场闹剧始作俑者之一的雷柰试图狡辩道,说罢还猛瞪了眼身旁恢复原状的莫名“物体”,责怪的意思全写在脸上――‘都是你害的’。

  一旁听见雷柰推卸责任以及看到那眼责怪的意思,莫洛利夫也不示弱的回瞪了眼,道:“哼!是你自己纵欲过渡老眼昏花荷尔蒙失调以至于视觉分辨力过低逻辑力迟钝!别全赖在我身上!”恶狠狠一口气反驳回去的莫洛利夫最后还不忘丢记卫星眼给雷柰。

  自从来到人界后,学到不少东西的莫洛利夫在与人开骂方面的骂功更是提升了不少,不再像以前那样只要说不赢人家便动手开打,绅士“动口不动手”的道理被我深深灌入脑内,不再是个空有武力的鲁夫,虽然那时侯脾气是改了过来,但是却碍于总说不过人家,所以常常在这方面吃亏。

  可现在好啦!来到人界后学到不少东西的他终于能出师了!只要他永远的对敌――雷柰一惹上他,他就毫不保留的把他回骂个臭头,两个冤家一对上可说是惊天地泣鬼神回骂个不停了!唉唉……真不知该嘻还是该忧啊!

  当雷柰一听见莫洛利夫的热潮讽刺,马上像个刺猬似的说道:“哎呀哎呀!什么我纵欲过渡老眼昏花荷尔蒙失调以至于视觉分辨力过低逻辑力迟钝啊?呵呵!那你呢?见识少又胆小的你又怎么样好了啊?就连咻咻水壶都不知道!啧啧!”雷柰毫不示弱的挑拨着莫洛利夫说道,只要激怒了他动手开打,那就意味着他输了!

  “行了行了!你们说够了没?当我不在啊?有时间开骂战还不如快快把厨房收拾好!还是你们想回去了?啊?”不耐烦的我打断想回骂过去的莫洛利夫,再说下去真是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才会停下来!

  感受到我那冷冷的审问目光,不禁打了个愣怔的莫洛利夫马上收上嘴,而雷柰则擦了擦冷汗,道:“现在就收拾!”然后再灰溜溜跟上莫洛利夫滚进厨房收拾残局。

  “唉!”看着那两个超级大麻烦又灰溜溜的身影,我不禁再次叹了今天以来第N次的气!想想我带上他们回到人界也有好几天了,大小麻烦他们也给了我好几天!真搞不懂那时候我怎么就那么多手拉上他们!真是活找罪受啊……

  最可悲的就是当我一回到人界,才知道帝风高中正放暑假!(屋:汗~!什么学校啊!刚开学就放暑假?!)不需要上学!不知混到哪去的洛洛也不够意思的没告诉我一声……真搞不懂我那么急着回来干什么,如果再让我从这两个超级大麻烦还有似乎想找我算账的红微儿中的这两个种给我选一个,我一定会选红微儿!至少红微儿还有红硒看着她不让她乱来,总好过这对永远不对头却常在一起的原始冤家好!

  没错!就是原始冤家!第一次从魔界来到高科技人界的他们简直就像个从恐龙时代穿越到22世纪的原始人!搞得我像个极品保姆似的天天跟在他们身边照顾他们以及保护其他无辜的物品!

  还有小紫他……大概是跟着洛洛混到不懂哪儿去了吧……?这要问问法伊了!可惜因为这两件超级麻烦的原始冤家的关系一直到现在都没法去见他!法伊也大概因为还不知道我回到人界所以没来找我吧!

  “唉!”想到悲哀处的我不禁再次感到着。

  “圣上……”忽然一道幼嫩的呼唤声点醒了正处于极度消沉的我,我转头一看,身后多出了个小人影,洁白嫩肉的小脸上有着细细担忧的表情,看得我脸上一热,感动无比的我马上把小人影拉过来紧紧抱在怀里:“呜……白!就你最好最乖了!奖一个!”说完我就狠狠的在那粉嫩的小脸上香了一下,白身上淡淡的奶香真是爱死我了!

  现在也只有白最了解最明白我的处境了!可怜的我不仅要照顾那两个超级大麻烦兼原始冤家,还得一次又一次的收拾帮他们收拾残局!(屋:是吗?可现在收拾的还是他们自己啊!你不过是舒服的坐在那儿亲小孩儿而已!活像个野蛮家庭主妇!)谁说我回到人界开心不已了?!有时候我真想埋头在白怀里好好慰籍一下,可惜以白那五、六岁的小孩儿身体,想埋下我这大人儿的小脑,也太勉强了,所以也只好换我紧紧抱抱他了……

  “嗯……圣上?”被我紧紧抱在怀里的白有些困难的抬起小脸,泛泛可爱的眼睛担心道。

  我享受的摸了摸白乌黑柔顺的长发,笑道:“呵呵!放心吧!我没事!嘻……白乖乖,叫我名字就行了!”真羡慕白的长发啊!要我留到他那么长也得留上好几年呢!

  “嗯”白依了我高兴的叫道。

  “呵呵!还是白聪明!”说罢我再次在他小脸上香了一个,瞄眼间正巧看到两个正处于罢工又白痴状态的一对原始冤家,我猛眼一瞪‘看什么看?!再看就扔你们回去做个无期徒刑的无薪劳工!’

  接受到我恶劣眼波的原始冤家马上醒了过来,快手快脚的收拾起来,不敢怠慢。

  看在眼里的我不禁冷笑道:“还有你们两个,现在的我名叫冷杏?!知道我真正身份的没几个,如果你们敢叫错的话……哼哼!”我会怎么样不用我说了吧!

  因为当一回到人界便恢复冷杏?的我再也不是魔界的尊皇――路西法了!而是在人界当个高中女生的冷杏?我!所以越少人知道越好嘛!

  “呵呵!知道了!?!”反应最快的雷柰马上讨好说道,实则在心里头捏了一把冷汗。

  ‘天啊!变成女人的路更可怕!’雷柰不禁继续冒着冷汗暗想道。

  “行了!快收拾吧!待会儿出去吃晚餐,然后顺便找法伊去!”我可怜的肚子正严重发出抗议声,最近不懂怎么搞的特别容易饿,脾气也跟着暴躁起来(尤其是面对那对冤家……),食量更是增加了不少,搞得我还担心会肥肥呢!谁知道不管我吃了多少,却没发福的迹象,难道现在是发育的最高阶段所以特别容易饿?

  我下意志的看了看我那像刚出炉似的豆沙包胸部,如果真是再大一点的话那就更好了!我不贪心啦!只要大包就行了!大包!呵呵!

  “喂!你看!”一旁活忙着眼尖的雷柰正好看到我颓丧摸了摸胸部,然后再一副流口水的模样时,鸡皮疙瘩起了满身,满头黑线的拉住一旁活忙的莫洛利夫。

  “切!干嘛!”不爽被雷柰拉住身形的莫洛利夫不满的转头问道,当他一看向雷柰所指的方向时……

  扑腾!

  手上拿着的清洁剂毫无预兆的跌落地上,看不懂什么表情的莫洛利夫很快的恢复过来,利落的拿起跌落在地上的清洁剂然后再转身回到厨房收拾去,前后不过几秒钟而已……(屋:汗~!这还不是摆明了不认识她,不管他的事!)

  “哈……哈哈……!”得不到任何回应的雷柰只好讪讪笑了笑,满头黑线的继续干活去,只是嘴里一直碎碎念着:“我什么也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

  正在我怀里的白似乎无视于我那傻傻的表情,一脸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这个……”说着便拿起一面只有半面的小镜子在我眼前晃了晃道。

  “啊?什么?”看到眼前出现那熟悉的半面镜子,我立刻从“大包”的幻想中醒了过来,“嗯?这镜子?怎么啦?”我奇怪的看着白问道,也没敢去碰那半面镜子。

  “?……拿拿看……”说着便把那半面镜子往我手上塞,我正想推掉,但奇怪的是到了我手上后竟然没有预想中的烫?!还是温温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等!它……正吸我的能量?!怎么回事?!

  “白……你……?”我奇怪的看了看白,充满疑问的我再次认真的摸了摸那半面镜子,然后把它远离了下白。

  “嗯嗯……它没吸我的,只有?你而已!”知道我要说什么的白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那半面镜子说道。

  “啊?”听了白的解释,我再次诡异的看了看那半面镜子,仿佛在灵验白的话般,镜子忽然涌出某种奇怪的力量,把我拿住它的手紧紧吸住,惊得我想丢开它也不行,那股奇怪的力量正疯狂的吸取着我身上的能量,抽也抽不开!

  “我来!”感觉到我有危险的莫洛利夫马上赶过来,看到我手上奇怪的镜子,立刻伸出手想把它拿开,可是却反而被它弹开,不死心的莫洛利夫再试多几次,结果还是一样!

  跟着赶过来的雷柰见莫洛利夫一再试了几次都失败,擦了擦手蠢蠢欲试道:“走开!让我来!”当他的手碰到镜子时,竟没有想象中的弹开,雷柰尝试着把它从我手上拿开,但结果还是一样,分文未动!

  “唔……!”怎么也抽不开它的我就这样给它吸啊吸的,体内的能量逐渐的给它吸了去,而我也逐渐没了力气,直到迫不得已用上了魔力……

  碰!

  一声巨响,力量怔得我向后倒去,而雷柰也因为在镜子的另外一端拉着,所以也跟着怔飞了出去,在我身旁的莫洛利夫眼明手快的接着我倒下的身影,担心问道:“没事吧?”再伸出手探了探我体内的状况,虽然他是我的持有器,心有灵犀,也跟我有生死契约,生死于一体,但只要活着的我们却是各体的,简单的说就是我生病他没事,他发情我正常!

  “呼……放心……我没事……”现在以魔力取代能量的我喘着气说道,看来这镜子还真是讨厌我魔力啊……刚刚就是当它一碰到我魔力时,马上像碰到瘟神似的弹了开去,冲劲可大了!看看那早已不省人事的雷柰就知道了!

  “?……对不起……!”白小心的凑上前拉起我刚刚拿着那镜子的左手,含着泪光充满歉意地细细说道。

  我看着他那责怪的眼神,于心不忍的把他拉了过来,擦了擦那快滴出的眼泪,笑道:“呵呵!傻瓜白!这不关你的事啦!别哭了,不美哦!”安慰白的同时我也暗示莫洛利夫去看看雷柰的情况,顺便再把那镜子拿过来。

  “呵!这镜子还是白帮我保管着吧!”我接过莫洛利夫用一块花布裹住的镜子,梯给白说道。

  “可是……”白有些犹豫的看了看那用花布裹住的镜子,不明白为什么还要留下它,因为刚刚对我的异状让他不得不防住这奇怪的镜子。

  “呵呵!白乖乖,这对我很重要哦!就如噬天魂器一样重要哦!好吗?”我习惯性的摸摸白的乌黑长发,耐心的解释道。

  “嗯那好吧!”明白我所说意思的白高兴接过那裹住镜子的花布,手一挥便收进白自己专署的储物空间。

  唉!不是我不自己收住它,而是刚刚你们也看到了,现在这种情况它就是跟我过不去!接近它几步就像要了我命般,不,应该是要我能量!在人界的我为了要隐住我是魔界人的身份,用能量代替了魔力生存,而能量的由来就源至于我日常所吃的食物!

  难怪我最近那么快饿要吃那么多东西!原来是这镜子在作祟!呜呜……那我的“大包”不是没希望了?有这镜子在,不就还有可能会变成“小笼包”了?!

  哇哇!!我不要啊!!“大包”“小笼包”我全都不要了!我还是要回我那刚出炉的新鲜“豆沙包”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