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结局:再次重逢之情依旧
作者:灵蛇情瑶

【流星小说网 www.lsesx.net】,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暗中一个男子的身影给她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却很陌生,屋内一丝的光线都不曾有半点,“找到她了吗?”
  每每来到这个密室内,她都有种窒息的感觉,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回主子,还未找到…”她不知道主子要她找的人是谁,她也不敢去打听,这毕竟不是她们暗卫该管的事。
  从她进入暗卫这一职后,她深深的体会到,主子的事她们不该去管也不该去打探,不然后果只怕不是她们能够承受的。
  黑暗中她看不到男子的表情,只感觉到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够让这权倾天下的皇者如此不顾朝臣反对,也要找到那女子。
  突然,男子转过了身,她连忙赶紧低下头,不敢去直视男子。
  男子缓缓的向她走来,此时的她很紧张,她不知他会如何对她,她心里很清楚很多暗卫就是办事不力才会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就是不明白,到了此刻她还要继续躲着他吗?还不肯原谅他吗?他伸出半空的手突然收了回来,“罢了,朕再给你一次机会,在后日朕要亲眼看到她出现在朕的面前,如再办事不力休怪朕无情,退下吧。”
  玲珑吓得一身的冷汗,得到秦天傲的话,犹如重释放一般,“属下明白。”
  退出密室后,她的心已然跳个不停,她最不喜欢来这密室了,可每每统领却喜欢安排她去。
  看这时辰也不早了,该回去给启儿他们做饭了,做完这次任务她必须要让统领让她离开,她不想再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一家小院内,一个大概六岁左右的小男孩在院子里练功,突然男孩一个跃空翻来到玲珑的面前,“娘亲,你可回来了…”
  玲珑宠溺的摸了摸男孩的脸,“启儿你们饿了吗?娘亲去给你们做饭……”
  男孩将玲珑的手拿了下来,“娘亲,你知道吗?妹妹今天又闯祸了,她把隔壁陈爷爷的水缸给砸坏了…”
  “什么?”玲珑一副花容失色,紧张的赶紧跑去屋内寻找那调皮的女儿。
  “娘亲,你听我说完啊……”叶启儿跟在身后大声的喊道。
  远处房屋上似乎有一个人正悄悄的注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叶启儿察觉到有人正在偷窥他们,便赶紧跑进屋内去。
  “敏儿,快出来,跟娘说说怎么回事?”叶玲珑温柔的语气让躲在厨房的叶敏儿一点一点的走向叶玲珑。
  “娘亲,敏儿知错了,您要打要罚都可以。”叶敏儿跪在地上,双手举的高高的。
  叶玲珑摇了摇头叹气的说道:“敏儿你什么时候才能让娘省心呢?”
  叶敏儿低头不语,玲珑看着这样的女儿又下不了手打她,“罢了,你记住下次可不许再闯祸了,不然娘亲就真的要打你了。”纵使玲珑嘴里这样说着,可却从没打过他们。
  “嗯,敏儿知道了娘,还是娘亲最好啦。”敏儿一把抱住玲珑的胳膊,一张粉嫩嫩的小脸贴在玲珑的胳膊上。
  刚进来的叶启儿看到叶敏儿抱住玲珑的胳膊上,没好气的白了叶敏儿一眼,对着叶玲珑说道:“娘亲,刚刚启儿发现有个人一直秘密的观察着我们。”
  叶玲珑微微一皱眉,会是谁在偷视着他们呢?“启儿你们在屋里,娘亲去看看。”
  叶启儿点了点头说道:“嗯,好的娘亲。”
  叶玲珑转身便飞身来到房屋上,那男子感觉到身后有人,便立马转过身来,入眼处竟然是玲珑,她依旧未变,还是如此貌美,依旧倾城倾国,唯一变的那就是她的身边多了一双儿女。
  玲珑可以确定她不认识眼前之人,语气有些冰冷的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偷视我们?”
  这冰冷的语气竟然出自她的嘴里,这让他无法将她与六年前的她比,男子缓缓的开口说道:“怎么王妃不记得属下了吗?”木宇依旧一副桀骜不驯的架子。
  玲珑仔细又看了眼前之人,她确实不认识,而他所说的王妃,想必是认错人了,几年前同样也有一个人认错了她,还追着他们一年多,直到她去做了暗卫,才真正的摆脱了那人。
  玲珑冷笑一声说道:“我不认识你,我想你应该认错人了,请你以后不要再监视我们,否则别怪我无情。”
  木宇没想到这才几年不见,她竟变的如此厉害,“想不到这几年不见,王妃竟变的如此伶牙俐齿,这可与以前的王妃不同啊。”
  玲珑不想再与他多说,“我不想跟你废话,你一定是认错人了,请你离开。”玲珑说完便飞身来到地面。
  木宇没想到玲珑竟会如此狠厉,与六年前的那个秦王妃相比,现在的她变得冰冷,狠厉,足够冷静。
  试问能做暗卫的能有几个不是变得冰冷,杀人不眨眼,已经对杀人麻木,同时经过了那么多事,能够直接见主子的,一定都是经历了严格的训练。
  玲珑抬头看着半空,叹了一口气,她虽然没见过主子的面,但每每靠近主子,她都会紧张害怕,曾经她一人面对三十个武林高手,都不曾害怕紧张过。
  可不知为何面对主子,她的心却乱了,不能够冷静,而且特害怕,一点都不想靠近他,似乎自己就要断气了一般。
  “娘亲,你怎么了?”启儿见玲珑还没回来,便出来瞧瞧,只见玲珑站在院子里对着天空发呆。
  玲珑看着自己的孩子,她以前的记忆一点都没了,就连孩子的爹是谁,她都不知道,心中总觉得愧对这两个孩子,“启儿,你们可有怪过娘亲?”
  “娘亲,你说什么呢,你那么辛苦养我跟妹妹,我们又怎么会怪你啊。”启儿和敏儿都是个很懂事的孩子,或许是因为他们从小都是她带大的原因,显得比同龄的要成熟些。
  “娘亲不好了……”敏儿快速的从屋内跑了出来,朝玲珑跑去。
  对于危险的敏感,玲珑立刻抽出身上的软剑,“敏儿怎么了?”
  “娘亲,屋内有人……”敏儿的话还未说完,玲珑已不见身影。
  熟悉…还是熟悉……此刻的她不知怎么了,心竟如此的害怕,是他,是他,她的主子,那个让她害怕的人,可他怎么会在这里?
  玲珑紧张的问道:“主子,您怎么在这?”她想不到主子怎么会在这里。
  秦天傲冷冷的看着玲珑,“朕不来,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回到朕的身边?”秦天傲一步步的逼近玲珑。
  这种熟悉的感觉,似乎曾经他也曾这样逼近过她,玲珑不停向后退去,她知道主子的手段,此刻,她就怕启儿和敏儿会受到伤害。
  秦天傲很不满意玲珑的后退,“怎么到了此刻你还不想回来?还要继续躲着朕?”秦天傲身上散发出一种王者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不敢仰视。
  “主子,请恕属下愚钝,不知您说的是何意。”玲珑恭敬的跪在地上,此刻的她只希望启儿和敏儿能够逃走,她总觉得主子的出现似乎会给她们带来什么危险。
  玲珑越是想要他们走,但这越是不可能的,“娘亲,是谁在我们这?”启儿随着玲珑进来后,便也跟随其后。
  启儿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有几分与他有些相像,一脸的茫然看着地上的玲珑,“娘亲,他是谁?”启儿身上散发出的一股与秦天傲如出一辙的寒气,但他毕竟是孩子,与秦天傲身上的寒气相比之下还是差很多。
  玲珑见启儿进来,立马走到启儿身边眼睛对启儿眨了眨,暗示启儿离开,“启儿你们怎么进来了?”玲珑老了一眼启儿身后的敏儿,“快出去。”此刻她只希望两个孩子能够赶紧离开,她总觉得主子的出现有什么事,对他们不利的。
  “李馨你还想躲我到什么时候?难道你就那么恨我吗?”秦天傲身上的寒气越发的冰冷,让玲珑不忍打了个冷战。
  李馨这个名字玲珑已经听了不止几次了,这几年来总有人认错她,都会叫她这个名字。
  “属下真不是主子所说之人,定是主子认错人了。”玲珑恭敬的跪在秦天傲跟前。
  笑话,他会认错人,就算她化成灰,他也认得出她那副皮囊,“有没有认错,你心中有数。”秦天傲看着这样的玲珑即是心疼又是冷漠,他要她先跟他认错。
  五年前她不是很嚣张的告诉他,她绝不愿意再与他在一起,再也不愿再见他吗?为何这两年来一直在他的身边,一直为他效力。
  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这生只怕真的找不到她,他找遍天下却没有她的一丝消息,却不想,她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
  玲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两个的总是认错人,“主子,虽然属下不知主子所说何人,可属下真不是主子所说那人。”
  听到玲珑这样的话,和那样陌生的神情,秦天傲的双手握着拳头,发出一丝丝脆微的响声。
  她凭什么说不认识他,凭什么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秦天傲的怒气渐渐的布满整个屋里,让一旁的启儿敏儿都不忍露出一丝害怕之意,一旁的侍卫早已习惯了他们主子的怒火,但这是第二次看到他们主子如此动怒的时候。
  秦天傲一把掐住玲珑的脖子,将玲珑从地面上拽起,靠到墙上去,“你以为装作不认识朕,你就可以逃出朕的手心吗?”
  面对秦天傲的怒气,玲珑除了熟悉感还是熟悉,但也有一丝的恐惧,她不知为什么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就好像她经历过这样的感觉,害怕,心灰意冷,恐惧,死亡的气息……
  “你快放开我娘…”启儿从身上抽出软剑,一把刺向秦天傲。
  玲珑看到启儿的剑越来越靠近秦天傲,不知为什么她特别害怕,“不……不要启儿……”玲珑看着启儿被秦天傲一掌拍倒在地,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这样的场面好熟悉,不,脑子里的都是什么?好痛……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王爷的妻子?王妃?”一个女人的话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你不过是王爷利用的工具,不,现在是皇上,皇上的身边只能有我柳如烟一个女人,而你什么都不是。对了,你的父亲也是皇上的手笔,皇上不想让别人知道是他谋害了先皇,而你的父亲知道的太多了。”
  “你胡说,不可能,王爷他不会这样对我的,你胡说……”她撕心离肺的嘶吼着,柳如烟的话让她不敢相信,她不信他会这样对她……
  柳如烟看着蹲在地上的她,“信不信由你,明日便是我与皇上的大婚,哦对了,皇上还要娶蓝月国的蓝雪儿为后,而你是罪臣之女自然休了。”
  “你胡说……我不信,我不信……”她不敢相信他会真的那样对她,她飞快的冲出屋内,她要找他说清楚,可是当她到了文轩院,听到的都是男人与女人的承欢声,她彻底的心碎了。
  但她依然不死心,非要问个清楚,她撞开他的门,看到的是他们一丝不挂。
  对,就是因为她打扰了他们,他竟然对她大打出手,她质问他是不是他杀了她父亲,他竟然全都承认了,这让她无法接受……
  越来越难以呼吸,让玲珑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一脸愤恨的看着他。
  这种熟悉的眼神再次出现在她的身上,这让秦天傲不自然的松了下手,一旁的启儿一把擦掉嘴角的血,再次提剑刺向秦天傲。
  秦天傲见壮再次装备一掌击向启儿,可却听到玲珑的嘶吼声,停住了手中的动作。
  “你若是不想儿子,你尽管杀了他……”她太熟悉他了,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要杀。
  停住手中动作的不止秦天傲,启儿在听到玲珑的话也立马收住刺向秦天傲的剑,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玲珑,希望玲珑能够跟他解释。
  一旁的敏儿同样也是一副不可置信,她本来也打算去救娘亲,听到娘亲的话,手中的剑掉在地上,“娘亲……你在说什么……”
  秦天傲放松了力道,等待着李馨给他一个解释,原来当初她离开他时就已经怀有身孕,只是那时候就连她自己也是不知道。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