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好萌的一个小家伙
作者:清寒公子

【流星小说网 www.lsesx.net】,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唔……”宁安歌眯了眯眼,半支着身揉着脑袋,只觉得脑袋里混沌一片。
天行拍卖行被烧,莫名其妙的被白色神龙追着跑,然后呐?
唔……想不起来了耶……
那就不想好惹!
“啊汪汪汪!”
主人,你醒来嘞?
嗯?什么声音?
宁安歌一个鲤鱼打挺,迅速从草地上起身,迅速调整好身体,眼睛凛冽的看向四周。
“嗷汪汪汪!”
主人,你真腻害!
小白团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宁安歌下意识行云流水作出的防御动作,那叫一个自豪骄傲啊!啧啧啧,看看,看看,这就是它的主人,有句话怎么说的,有其母必有其女哈,放在我和主人身上就是有其狗必有其主人!噫,好像有什么不对的样子……算惹,反正意思差不多嘞。
完全是一副你懂我的表情
“欸?”宁安歌疑惑的看向声音的来源。
草地上那一白团是毛线球吗?不对啊,毛线球不会讲话啊?
难道是变异的?也不无可能呐,毕竟这个世界都可以修炼升仙,也应该会有妖魔的吧?
可是为毛讲出来的声音是狗叫啊,哈哈哈……莫名的好笑诶
嗯,这不能怪她笑点低啊,你试想一下一个威震天下屌炸天的BOSS,结果是一只……毛线团!骑在那不知道比它大了多少倍的马背上豪气的一挥手,大喊声“冲啊!”发出的声音还是小奶狗的糯糯哒声音……
好叭……是她笑点低【为什么会想到那里去……偏主题了喂!】
这样一想着,宁安歌也微微一放松下来了,迈步向‘小奶狗’走去。
因为身高的严重差距,导致宁安歌要弯下腰,嗯,实际上其实是可以说趴在地上了才能完全看清楚小东西的全貌
“诶,小奶狗……”待宁安歌看清小东西的样子时,猛地一顿“我勒个擦擦,还真是一只小奶狗啊!”
那是一只绒球状的萨摩幼犬,看上去只有宁安歌的手掌大小,浑身上下圆滚滚的,短胳膊短腿的。
地上的小东西看到宁安歌,蓝色大眼睛猛地一亮,甜甜糯糯的叫了一声“啊汪~”
主银~
嗷!
“昂~~~小萨摩耶!啊,好可爱,好软萌啊!”宁安歌一听到这萌萌哒的小声音,啊……受不住昂昂昂~~~
被Se欲熏了头的女人!不,这还不是被Se欲熏了头的女人,连色都没有啊!这只丑丑毛毛的脏东西有爷好看吗?连爷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啊!那只小东西到底有什么好的?!
烦躁!
不远处某位红衣男人阴沉着脸,心里的小人抓狂啊抓狂。
天知道,当他赶去拍卖行,看到一片火海的时候,有多撕心裂肺的痛。
一想到差点要失去小歌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是骤然一紧,像是被人用手狠狠的捏住,然后在奋力揉碎一样。
说白点说粗俗一点那娘的叫一个痛啊你妈的!
他今生是不想再体会一次了。
上前几步,一脸嫌弃的看着宁安歌,“喂,你知道这只脏兮兮的丑东西身上有多少细菌吗?是你无知蠢笨如猪还是你和这只丑东西也是半斤百两?”
面对钟离望舒的突然出现,宁安歌只是淡定的眨眨眼,并不感到意外,她早就察觉到了附近有人在盯着她,不过没有敌意。宁安歌也不管啦,他爱盯着看就盯着看吧,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作者:你真的是杀手吗?阿喂!敬业点行不行昂(`Δ?)!】
但是某人的嘴怎么那么欠呢。
“娘的,你丫的一口一个丑东西是怎么回事,长的帅了不起昂(#?Д?)!别以为你是我看上的第一百二十九个帅哥,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了,我和你港,我发起疯来啊!连我自己都打的!小心我咬你!它脏又咋了,和你有关系吗你,又不是你抱在身上。”
钟离望舒看着眼前这个一两句话就被挑的炸毛的小东西,眸光忽明忽暗。
倏忽,他笑了,笑得极美极美……
“小东西,看来我又得给你加上一笔了呢。”
宁安歌朝钟离望舒翻了个白眼。
神经病吧?莫名其妙。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先来聊聊……”男人危险地眯了眯眼睛,“你把刚才说的再重复一遍?”
“娘的,你丫的一口一个丑东西是怎么回事,长的帅了不起昂!”
“不是这句。”
“别以为你是我看上的第一百二十九个帅哥,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了,我和你港,我发起疯来啊!连我自己都打的!小心我咬你!”
还在生动倒带的某只萌(并不)女娃,突然就被某个脸色阴沉可以滴出水来的妖孽拎小鸡似的给拎了起来。
“看上的第一百二十九个帅哥?嗯?”
“嗯,对呀对呀,你是第一百二十九个,在你后面还有梅隐大哥、离舒笥[萌的都发芽了的清寒温馨提示:离舒笥就是前几章里的爱暄哦~]、外公,哦对了还有前两天刚搬到我家隔壁的老王。”
某人的手指咔咔做响……
我们的单(痴)纯(迷)可(美)爱(色)的小安歌显然还没有发现,还在兴致勃勃地给钟离望舒好心分析一下美男的类型,“梅隐大哥吖~他呢,就属于那种清秀俊逸的小生,不算你这般的惊艳,如他之名般,自带一股梅花的清香,是那种从骨子里带来的,与生俱来的孤傲气场,斗雪吐艳,凌寒留香,铁骨冰心,真乃妙人也。”接着又花痴地望这一旁欲哭无泪的梅隐,感慨道:“隐者高士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美人、雪美人、冷美人家住寒溪曲,梅花杂暖春,学妆如小女,聚笑发丹唇高风亮节的人天然根性异,万物尽难陪。”
钟离望舒一脸和善地向梅隐招招手,柔声细语【并不】“额呵呵……梅隐,来来来……你TM给老子滚过来。”
呜……完了完了……
梅隐硬着头皮上前,僵硬地站定在钟离望舒前三米处,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蹲下,单膝跪地,微垂着头等待死神的裁判。
他已经能预见他那下场了……这次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他还年轻还没娶媳妇儿呢,还不想死啊啊啊(╥ω╥`)
“梅隐啊,我觉得小东西说的很有道理,是我才疏学浅,不及小东西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博学多才、博览群书,我觉得小东西其中一个词啊……就非常不错,斗雪吐艳,你今后便唤吐艳吧。”
“吐艳?笑死我了……噗哈哈哈哈恍恍惚惚红红火火。”
吐艳不就是二十一世纪的网络流行词讨厌咩,这钟离望舒好死不死正好取了这名,真怀疑他也是穿来的蛤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