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同归于尽
作者:千语子

【流星小说网 www.lsesx.net】,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温斐的衣服全湿透了,任由那些水一滴滴地滴在鞋跟上,此时此刻她的精致妆容,昂贵打扮都全部化为乌有,只剩下落魄这两个词最贴切她不过了。
  真可笑,她竟有点想哭,即便刚刚自己多年未见的亲生母亲来找她,她也可以坚强到不留一滴眼泪,但是却被陈欢婕揭穿了自己真面目之后,她整个人都像被抽干了一样无动于衷,她心疼,难受,痛苦,悲哀。
  没有人比她更能体会这种感受了吧,对,她就是个骗子,她本就是有目的接近陈欢婕的。
  井言是她母亲的继子,这个她早就知道,所以才会有理不清,剪不断的关系。
  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更没有想到连给她自首的机会都没有。
  “妈妈,那个姐姐是在哭吗?”
  温斐听后,忽地溢出极低的怪笑,“不,姐姐没哭,姐姐是在笑。”
  小孩大概是被吓到了,‘哇’的一声哭了,粉雕玉琢的小脸留下被她惊吓过的痕迹。
  小孩的家长来了,立刻拉着她的手走了,听到女人嘱咐小孩道:“以后离这种疯女人远点,知不知道?”
  温斐挺直了腰板,眼睛里的泪水无声无息地往外流,从包包里拿出了张纸巾不慌不忙地擦掉衣服上的水迹。
  对,那个女人说的没错,她就是疯女人,而且疯起来可以六亲不认,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剩下对手。
  她从不轻易流眼泪,但是今天过后,她就不会再为任何一个人哭,她是温斐,她是站在最高巅峰上的人生赢家,别说是温氏集团了,就算是整个A市,她也都要得到。
  没错,她不过是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和男人比较,可正因为她是女人,所以她要比男人要会抗,这世界上唯一不会出卖你和抛弃你的,只有金钱,因为金钱没有**,它就是它自己,而人,你永远都猜不到他在想些什么,更不知道他何时会离你而去,她受够了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所以,她要打一场漂亮翻身的仗。
  她回去了酒店,沐浴后重生换上了一套光新亮丽的衣裳,再穿上女人都爱穿的恨天高,用最高的姿态走出门。
  女人的武器不仅仅只是胸器,衣服,首饰,妆容,鞋子,包包,全部都是你能不能够最后赢得胜利的关键,所以,都不能缺。
  温斐打给了他,“我今天要见到你。”
  那边很快传来了好听的男声,“好,老地方。”
  “我已经到了,开门吧。”
  “进来。”
  男人给她倒了杯红酒,幽幽道:“九二年的,你肯定会喜欢。”
  温斐接了过来,轻轻摇了摇酒杯,闻了闻,随后很快抿唇笑道:“确实是极品,由内散发出的醇香还真是和其他的不一样,只是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品尝红酒的。”
  “我就知道你肯定有事才会这么急着找我,说吧,该不会是你那些丑事被揭发了吧?”
  “你指的是哪一个呢,井公子?”
  井言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了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灯火阑珊的夜景,笑得凉薄,显得有些虚无缥缈。
  她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是看到他微微有些落寂沧桑的背影。
  “温斐你还记得吗,在米兰的时候,我教会你抽烟,那时候第一次你就说嫌它入口太苦太难受,可是当你吸到第二口时,你就兴高采烈地与我说,还挺不错的,特别是到了肺部之后,好像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特别舒服,我那时候就与你说,不要抽太多,就像酒一样,即便喝再多,也只会是愁上加愁,根本解决不了你的烦恼,做什么事都一样,尝尝就算了,要是走火入魔了,那就是谁也救不了你。”
  温斐知道他在含沙射影些什么,随手拽起了一直酒瓶,对着口子直接大口大口喝着,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进入身体内,让她感觉越来越冷,却无比的畅快。
  “可是怎么办呢,我就喜欢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最好,我不仅要尝到它的滋味,我还要体会把它全部喝完是什么样的感受,你说的是没错,我已经走火入魔了,不然我他妈也不会跟你狼狈为奸!”
  温斐直接把手上的杯子愤怒地砸在了地上,玻璃炸的四分五裂,可还是降低不了她内心的怒火。
  井言品着手上的红酒,对她激动的情绪视若无睹,笑盈盈道:“温斐,你又不乖了,怎么可以向我撒娇呢?”
  “井言,你觉得我在向你撒娇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可我想不明白你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让陈欢婕间接知道了我的秘密,很快也会知晓你的真面目,到时候,你就打败了刑时修,你也得不到她!”
  井言手上的动作一顿,慢慢地转过身,收起了笑,眉眼恢复认真和严肃,“你这话什么意思?“
  温斐笑得破好心情,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上,笑着讽刺道:“今天陈锦岚约我出来见面了,可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陈欢婕会出现在那里,哦还有……她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知道我和你干的那些丑事了。”
  他抬手挑起她的下巴,抚摸着她这张完美无缺的脸蛋,眼神透露着杀机,“温斐,我怎么听这口气,你像是在威胁我?”
  温斐摊开了手,给了他个最虚假的笑容,“你可以这么认为,如果你认为我们还值得继续合作,那你就最好不要做这么无耻的行为,我已经再也没有机会接触陈欢婕了,接下来就看你的表现了,井公子。”
  他松开了她,脸色幽冷的看向她,满是威胁的警告,“温斐,你听好了,我手上还留着你想要的东西,我可以帮你,也可以毁掉你,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井言,你他妈就是个混蛋,你除了那点东西你还能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我,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至于这么自甘堕落吗?”